隱居深山30年!73歲老夫妻自建房屋「喝山泉水不用電」 積極樂觀「照顧患病妻兒」養雞放羊怡然自得

在現代科技所帶來的便利之下,仍然有許多人嚮往著清閒的田園生活,不過不用水、不用電、住在山上與世無爭的生活,還是很難想像竟然能在現實生活中辦到!


「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

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」

許多人羨慕的陶淵明筆下

這種世外桃源般生活,

73歲的王國甫和老伴,

已真真實實地生活了30年。

他們喝的是山溝裡的清泉水,

不用電燈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日前,一個偶然的機會,

在鍾祥市冷水鎮北山水庫附近的深山老林裡,

發現了這對獨居的老人,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爸爸照顧因中風而生活無法自理的老伴和兒子的故事,令人動容。


崇山峻岭中的人家

鍾祥市冷水鎮北山水庫周邊的崇山峻岭中,數十個風力發電扇「大風車」矗立山頭,十分壯觀,這是近兩年才建起的龐然大物。

這裡並不是一個村莊,方圓數公里只見這麼一戶人家。要不是因為當地修建風力發電場開了路,一般的路人也沒有機會可以將車開到這深山老林之中。發現有人靠近,這戶人家拴養的兩隻狗開始狂叫了起來,雞也在打鳴。

三間土房和三間活動板房,隱藏在蒼翠山林之中,男主人是73歲的老人王國甫。原來,他的家本來在七八公裡外的磷礦鎮楊榨村,那裡有自來水也有電,因為田地較少,他來山裡是為了方便放養幾十隻山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我和老伴1991年就來這裡了,那年我才43歲,今年已經是第30個年頭了。」頭髮花白的王國甫說,當年剛來的時候,只有羊腸小徑,他請了幾個人,建起了三間土牆房,蓋上了石棉瓦,在周邊搭上簡易的棚子做羊圈,養了幾十隻山羊。後來又請挖土機,挖了幾公里的路。

王國甫說,至於楊榨村的老家,主要是大兒子在那邊居住種田。50歲的大兒子育有兩個女兒,經濟狀況也不怎麼好,他在這裡習慣了,已經住了30年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喝山中水從不用電燈泡

這裡群山環抱,沒有農田,不用擔心破壞莊稼,的確是養羊的好地方。王國甫老人說,每天八、九點鐘,他將羊圈打開,一出門就是山,羊群可以到處覓食,到了下午四、五點鐘,羊群再自己回羊圈,根本不用自己操心。

沒有自來水,那喝水問題是怎麼解決的呢?

王國甫老人帶大家走過一段崎嶇的山路,來到屋旁邊的一條溝裡解開疑問:只見溝內怪石林立,泉水清澈見底。「每次下雨之前,我就會儲備一天的水,因為一天過後,溝裡的渾水流完了,就又清澈了。」王國甫老人說,這條溝叫做石板溝,是山裡天然的水源,他曾沿著水溝探訪過,十里八里沒有一點污染。

因為每天天黑之前就上了床,王國甫老人基本上不需要照明,但也會備一些蠟燭。早年覺得孤寂的時候,他們就聽聽收音機,也用錄音機放放歌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6年前,王國甫老人花15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6279元)購買了一塊太陽能板,通過逆變器,可以將低壓轉化成高壓,帶動一台老舊的電視機,還可以為手機充電。這樣晚上偶爾需要照明的時候,就可以用手機的電筒照明。

在王國甫老人家的門口,有一大塊菜地,園子裡種有各種季節蔬菜。「我偶爾騎上三輪摩托車出門辦事,會帶一點葷菜回來,有時候也會宰一隻自己散養的土雞滋補一下身體。」他說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日三餐,王國甫用的都是土灶,燒的都是柴火。他說,冬天最冷的時候,他們就烤火取暖;夏天因為住的是土牆屋,晚上山裡植被多,氣溫不高,也不會覺得很熱。

住在這深山老林,有沒有遇到危險的時候?

王國甫老人笑稱,沒見過老虎豹子等猛獸,但見過野豬、豬獾等野生動物,「我養的兩隻狗很厲害。」


積極樂觀照顧患病妻兒

除了最初的三間土牆房,還有三間較新的活動板房,是最近三年才建的。王國甫老人說,二兒子本來入贅到磷礦鎮聯合村,因為媳婦離開後,三年前便搬到了山裡,和他們兩老住在了一起。因為土牆房住不下,就擴建了活動板房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天黑之前,王國甫做好了晚餐,一碗腌黃瓜,一盤炒薯片,一盤韭菜炒千張,一小碟鹹菜。他將老伴張明芳背到廚房坐下吃飯。70歲的張明芳,四年前患病,生活無法自理,吃飯上廁所,都要靠王國甫背進背出。

「二兒子今年48歲,體重達120公斤,屬於『三高』人群,6年前患病,3年前搬來山裡住時,生活尚能自理,幾個月前病情惡化卧床,現在用成人尿不濕,吃喝拉撒都在床上。」王國甫說,他現在的生活就是每天圍著妻兒轉,每天做好早餐吃完,開始為他們洗衣,然後管理菜園,做午飯,為妻兒擦洗……

王國甫十分懷念妻兒未生病之前的那些年,非常地逍遙自在,每天山羊放養後基本上不用管,老家楊榨村的幾畝地由大兒子種著,農忙的時候,他就騎一個多小時的摩托車,去聯合村的二兒子家種7畝地,每畝地能賺七八百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2930至3349元),「現在看來只能讓給別人種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不過,王老並沒有被眼前的困難打倒,仍是一副樂觀的樣子。「你看我七十多歲了,別人看我才六十多。」這不僅是因為這裡的山水好,也要心態好。他和妻子結婚50年了,感情很好,算得上金婚了。「妻子和兒子都是我的至親,我必須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和義務。」

他說,政府每年給妻子有幾千元的補貼,兒子患病生活無法自理,他準備為兒子申請護工費。他和老伴都交了養老保險,他一個月有150元人民幣(新台幣627元)的退休養老金,老伴也有75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313元)。目前他養了一頭黃牛,26隻羊,手頭緊的時候就賣羊,一隻活羊可賣20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8372元)左右,二孫女上大學的錢,就是他賣羊湊齊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國中學歷的王國甫,曾去過北京、上海和武漢等地。目前,因為疫情原因,在武漢上大學的二孫女還沒有返校,「大孫女也在武漢上班成了家,未來狀況許可之後,有機會我會去武漢玩的。」王國甫笑著說。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